中国环球电视网专栏作家刊文今日俄罗斯,指中国舆论战输给西方

中国环球电视网专栏作家刊文今日俄罗斯,指中国舆论战输给西方

新西兰中新青年参考编辑Nick综合消息,汤姆·弗迪(Tom Fowdy)是中国环球电视网的一名英国籍专栏作家,擅长于撰写国际关系的文章。他在俄罗斯国家级国际电视台,今日俄罗斯,也有自己的专栏。他在最近的一篇题为文章中指出中国在舆论战输给了西方。大家一定很好奇作为中国媒体平台的忠诚粉丝,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又是说了些啥?以下就是对于他的这篇文章原文翻译:

以下内容都是汤姆·弗迪(Tom Fowdy)的个人观点,与新西兰全搜索立场无关:



为什么中国在舆论战输给了西方?

在对于解释彭帅为什么会消失在公众视野相关的不令人信服的尝试显示出了中国的国际传播是多么的差。这也是为什么西方一直能够做破坏性的有关北京的叙事。

中国网球明星彭帅因为指控中国前国家领导人性侵而消失在了公众视野中,使得国际体育界表示关切,其中包括前世界冠军大阪直美。

名人如果制造了政治上有争议的事件,然后“消失”在中国并不罕见,最近的例子就是商人马云,所以彭帅可能被逮捕或者不会再出现的几率很小。但是中国在这个事件上的舆论反应并没有多大帮助。

在周三夜里,中国环球电视网在自己的西方社交媒体平台刊登了彭帅发送给国际女子网球协会,表示她现在很好,只是在休息。

问题是那份邮件一点都没有说服力,因为看起来只是一个截图,看能够看到鼠标。可以预见的是,西方媒体会在可行度上大肆做文章,用之前常用的方法来攻击中国。可以看到的是,即使是全网中国的支持者也很难去为这封邮件所辩解。

而且这种失误还不是只有一次。它反映出了更加深刻和明显的现实:中国在公共关系和传播方面,抑或称之为宣传,做得很差,甚至是糟糕透了。

但是在于中国发起舆论战的另一头,美国,客观的说赢得了很大的成功。中国在这场赢得公众的心的舆论战中失败了。不仅是无反击之力,连最基本的话题讨论都无法建立起基础。

中国在一系列领域很明显的要比很多西方国家做的好,比如说组织国家官僚体系,有效率的开展经济、贸易,以及控制好疫情,但是这些都是跟舆论不相关的领域。

我自己也在中国媒体工作过,知道是如何运行的。我实话说,运行的很死板,也没有效率。看到美国在这方面有很多优势,让人感觉到很绝望,特别是国家媒体每天在面对大量的宣传和错误讯息显得无能为力。国际级媒体需要大修,有时候在叙事方面连处在弱势的台湾媒体方面都无法应对。

所以说,中国国际级媒体在那些地方做的不是很好?拿《环球时报》来说,因为强硬的姿态,在让信息发出去显得比较有效,但是内容平淡无奇,缺乏冒险,没有创造力,甚至在新闻是如何运行这些基础上都没能够做好,这些都是需要一些艺术性,而不是简简单单的报道。

可是这个问题是根植于中国的政治体制的。在西方,新闻是作为商业和资本的商品,去娱乐,吸引,震惊,甚至是惊吓观众,是和政治议程不相干的,甚至编辑都是独立的。一个偏见或者虚伪的信息来源有时候并不是无效的新闻来源。正式因为如此,记者在根本上来说,他们的新闻作品需要有市场竞争性的。

但是在中国,由于媒体的等级,虽然批评家不愿意直说是官方的喉舌,带有有限的独立,但是问题要比这个更深刻。

中国媒体没有制度化的经验,能够去在市场上竞争。比如说很多英国人都讨厌小报《太阳报》,但是《太阳报》对自己关注的了解很深,所以他们知道该如何去让自己的故事大卖。如果他们无法做到这一点的话,就会失去市场。

于此相比的是《中国日报》,是由国家资助的,所有不依赖于受众去赚钱,所以运营的也非常没有效率。中国媒体都有非常庞大的资金,但是这笔资金花的非常浪费。

这就引出了我下个观点:没有中国报纸知道该如何去经营自己的受众群体。读者消费新闻是因为需要这些讯息——他们需要了解世界,天气,市场,体育等等。我们也知道很多信息来源其实是偏激,或者是有设置好的议程,但是我们选择能够最好满足我们需求的媒体。我经常批评英国广播公司BBC的节目,我可以看到偏见或者是背后的议程。但是我可能要问自己,为什么我却如此经常的看他们的节目?

所以,我们需要问,为什么受众需要中国媒体?这些媒体全都是关于中国为中心的消息,没有去聚焦在国际受众身上。英国广播公司BBC的节目在全球非常受欢迎,是因为他们不是以英国为中心的,深度和全面报道国际事务,而且对于自己的议程也是小心过滤掉了。但是,反观中国媒体,对于不关心政治,对于其他内容感兴趣的,一点吸引力都没有。他们不会想着去报道中国以外的内容,即使报道了,也是执行的非常差。

所有中国以外的观众阅读中国媒体信息是因为他们可能需要学习有关中国的信息,或者是为了分析研究,或者只是很反对才看的。你如果写东西给中国环球电视网,得到的舆论憎恨,比写东西给今日俄罗斯要来的多,而且这个很无解。

中国没有经常性的,每天阅读新闻的读者,而且也没有想去培养这些读者。中国媒体缺乏目标性,这是因为结构性施加的局限。这也是为什么,当和国际读者共享观点的时候,常常没人听,或者淹没在西方主流媒体的话语之下,西方媒体长期主导着世界对于中国的认知。

而且社交媒体战略做的也很不好。以中国环球电视网的推特账户为例,有1340万订阅,但是缺乏和粉丝的互动。这一方面是因为一个不成文的规则,中国官方账户不要试着去建立有机的受众群。所有很多官媒都是通过购买假粉丝来扩大粉丝数,而且推特加上了中国官媒的标志也让能够传达到的用户有限。本周中国环球电视网唯一的互动就是用一份邮件去消除大家对于彭帅的疑虑,但是西方记者公开攻击的非常起劲。

当大家说中国在针对西方舆论战上面下了大价钱,但是要提的是执行的非常糟糕和效果非常差。要知道现在中国环球电视网的预算是10亿美元,但是他们做出的作品还是这样。

美国针对中国的舆论战则更加凶悍。这包括对于智囊团进行防御,对中国多方面的形象协调各种负面的新闻,制作内容让西方的公众舆论反对中国。尽管中国是高度有组织性的国家,而且资源丰富,人口庞大,但是对于美国舆论的还击非常差,这可以从对于失踪的网球运动员和企图用无法让人信服的证据去掩盖消失在公众视野的事实。

彭帅最终是会出现的,然后为这个争议画下句点。但是有一个事实就是中国的名人是不要触碰政治的底线。然而,对于这些事实的因对,弱化了整个国家的资讯传播,特别是对外传播。对于西方媒体来说,针对北京设置不好的叙事实在太容易了。中国需要明白的是新闻不只是见到的从上往下的信息传递,而是有创造性的,企业性质,以及满足受众的资讯需求。除非实现了这些方面,不然会继续在和美国舆论战中处于下风。



以上是中国环球新闻网专栏作家对于中国媒体的一些观察,但是他能够在多大程度上能够理解中国媒体乃至新闻体系等内容,其实都还有待商榷。但是对于如何加强中国国际传播提供一些他的想法和参考。如何讲好中国故事,能够让在华的外国人甚至外国关注能够真心的喜爱或者热爱中国,还是需要下功夫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